有水饮水,冇水饮茶。
你们抓沈长虹和我万华有什么关系?
个人不负责任的臆想和脑洞堆积。
现在在学习中。

-黑独清。
-希望清水别打我!
-@叶清水 生日快乐:D

“早点睡,晚安。”
在你滚上了床没多久,就有人从门口闪身进来,动作轻盈利落压在床的另一边,占据了你大半活动空间。气味和声音都再熟悉不过,他宽厚的脊背对着你,说出一句劝告,但没有一点想让你安心睡觉的意思。
“你的数据线忘记插进手机了,我帮你充上电了。
“看到有人催你画稿,老子顺手给回复了。
“没,老子知道分寸。我发了一张鸽子给你的朋友。”
他像和你合谋完成恶作剧般,嘴角勾起不怀好意的弧度,笑得肩膀微微颤动,仍旧背对着你,也不管你的手放在他的小腹还是脖子,完全放松他的四肢在你的私人空间里。你开始说你的事,他耐心聆听着,在你停顿间隔发表个人意见。在沉默后不太久,男人终于转过了身,紫色的眼睛在黑夜里隐约映着光。
他与你对视,盯着你的脸专注看了不到十五秒,突然用手臂挡在额头以下。
“靠,我不能看见你。老子会忍不住的。
“你明白我什么意思。”
在你换着音调呼喊“爱因斯”,他才犹豫着放下了手。黑夜你里看不清他的脸,但你摸上去的手确实稍微有点烫。
他没拒绝,甚至说享受,像只大型犬讨好地摇着尾巴。
你询问他前来的意图,他岔开话题,反过来问你明天的打算。
“老子已经给你制定了一个完美的生日旅行计划。当然,得在你同意的前提下。
“别管快递了……我的意思是你试试让便利店寄存?
“你可以在我开车的时候休息。睡晚点也无所谓。
“哈哈……婚礼可不行。老子喜欢你的提议,但是太仓促了。我亲爱的,你值得最完美的婚礼。
“婚礼贺图你不能……不能鸽掉。老子可以帮你画,如果你不担心看到少儿不宜的内容。哦……你就要十八岁了,我忘了。
“我们的路还有很长。”
他试图打消你所有的顾虑,说着的时候手不安分地捻着你蓬松的头发。他舔了舔嘴唇,直截了当地插入一句“我想吻你”,但他在这方面不是行动派,可以说完全像个青涩的大男孩。他为了回避拒绝所以不请求你,于是他起来说,我想去抽根烟。
但是他在床边坐了一会又倒回来,而且一改刚才的矜持强硬地把你抱进他的怀抱。他刚刮过的胡茬蹭得你的发际有些痒。
你问他怎么了,他压低了本就沉厚有磁性的声音:“还有两分钟就到零点了。老子要做第一个祝福你的人。”
你靠在他的胸膛,心跳的回声强而有力。你以为要在这尴尬的沉默中等待一百二十秒,他却不再问你的意见直接含住你的唇。时间在他精确的拿捏下你足够享受完一切并从狂风骤雨中回过神来,听他带着笑意,用着你的母语深情道:
“我亲爱的清水,十八岁生日快乐。”

评论 ( 8 )
热度 ( 6 )

© 马尔萨斯陷阱。◼️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