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水饮水,冇水饮茶。
你们抓沈长虹和我万华有什么关系?
个人不负责任的臆想和脑洞堆积。
现在在学习中。

临冬。


-独洛。
-我好久没认真写东西了,不要杀我。
-我认输了,我不会写这种设定。
-ooc属于我,路德维希属于洛江。
-我放这边存一哈。我看起来全然是一个乙女向文手了。


今年的第一场雪落下来了。
在人们安然入睡的深夜,雪将全国上下刷得一片饱和的白。冬天的正式到来并没有让平凡的生活有多大改变,街上拥着撑开的伞,几个孩子在雪地上嬉戏。
唯有国王忧心忡忡。
路德维希今日起得很早,雪花摩挲屋顶的声音在梦中唤他苏醒。他按着日程处理完早上的公务,披上斗篷独自走去瞭望塔。有仆人上来撑伞,尽管谁都知道他只习惯某些人靠近他,谁都知道他会断然拒绝。
城外的雪地遍布车辙和脚印,掩藏在森林内的邦国一如既往平静。
森林外的军队至今未归。
二十九日了。路德维希想,他在日历背面点了二十九个点,在每天早晨醒来,念着那个名字时,他习惯性地学着她敲下,好像离去的时间是个必背内容。

我不应该让你保护我。路德维希在卫国军队出发前对着骑士长说道。应该由我保护你。
对女性有偏见?骑士长把碎发捋进沉重的头盔里,拍了拍手。
不。我只是觉得……
好啦,国王陛下的任务是让百姓安居乐业国泰民安,我的任务是听您的命令带兵打仗。她笑。
我明白。
我们要出发了。
江,你……你们什么时候能结束战斗?
在第一场雪降临的时候,我会回来见你。

雪已经下停了。路德维希收伞,拍拍身上的雪。他想起很久以前冬夜躲在自己斗篷下的东方小女孩,手心捧着亮晶晶的雪花被她体温融化,他听到胸膛里某种尘封已久的情绪开始悸动。
如今洛江已经是独当一面的骑士长了。路德维希摩挲着城墙,眺望森林的尽头。
尽管捷报频传,他依旧寝食难安。二十九天了。
她永远会是路德维希的惊喜,无论离去还是归来。
所以在王国的军队从地平线出现,贝什米特国王连伞都忘在了瞭望台,丢了贵族的礼仪风范慌慌张张下楼差点踩空阶梯,在卫兵打开城门前他终于回过神来整理好仪态款步上前,一点也不奇怪。
“他们回来了。”卫兵喊。
“他们回来了!”人民们喊。
“他们回来了。”国王微笑着,“她回来了。”国王在心里补充。
也许,在皇宫等待他们凯旋更符合规范。但路德维希不想再等,从胜利的消息传回来后他已经在瞭望塔徘徊了三天。
骑士长在行伍的领头。她翻身下马,摘了头盔,向欢呼的人民们快活地笑着挥手,一本正经地对着走来的国王敬礼。“我军顺利击退侵略者!”
“你们是民族的英雄。”路德维希带着标准的微笑,大声向国民表彰他们的军队。
在骑士长不顾上下身份凑过来时,他压下声音:“你是我的英雄。”
谁都不知道,在过后的战况报告时,国王和骑士长为什么一直从脸红到耳根。

评论 ( 1 )
热度 ( 6 )

© 马尔萨斯陷阱。◼️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