个人不负责任的臆想和脑洞堆积。
现在在长弧中。
本lof未被批准用于儿童患者。

这玩意根本就没想让人成功吧?!

-芋兄弟。
-ooc.

周五傍晚是贝什米特家的固定购物时间。该活动在晚饭前进行,这也就意味着路德维希必须准时下班,基尔伯特有百分之六十的几率可以出去吃甜点不用刷盘子。地点通常是离家两条街外的商业区,徒步前往即可,前提是路德维希能拦住基尔伯特泛滥的购物欲,买下的物品不超过五个环保袋。
今天在银发普鲁士男人对着新上架的PSP心动之前路德维希将兄长拖离现场。所以他们只补充了些日用消耗品,各拿一个袋子并排走在回去的路上。暮色未尽,街上的路灯一盏接一盏亮起。
“威斯特,你看那个。”基尔伯特咬着吸管灌了口可乐,握着塑料瓶的手指翘出一根指着马路对面。路德维希停下脚步,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。
“嗯,穿得很朋克。”
“不是他!是那边啦那边!”
绕过来往人流,路德维希勉强看到了放置在一家超市旁的物品。白炽灯管照得内部散乱横躺的毛绒玩具纽扣鼻子闪光,一只辨认不出原型的玩偶被挤在玻璃门上呲牙咧嘴,模样滑稽。
“啊……夹娃娃机吗?”
“Ja!”
“时间不早了,还要回去做饭。”
“就十分钟!”
“不……”
“本大爷用自己的钱!”
“但……”
“拜托了就等一下本大爷吧!”
路德维希被按着双肩晃得难受,再看基尔伯特眼睛发光脸上写满兴奋,再拒绝好像不近人情也狠不下心,于是大方一挥手:“去吧。”
他跟在连蹦带跳的基尔伯特后面过了马路,接过兄长塞过来的购物袋和只剩一半的可乐。基尔伯特兑了游戏币,迅速拣了个放进投币口,握住手柄的时候突然回头,绽放出一个过分自信的笑容:
“威斯特,好好见识本大爷征战各路游戏机的英姿吧!”
路德维希:“……”
骨节分明的白皙左手按在手柄上自如改换机械夹的移动方向,基尔伯特红色眸子微眯,看准角度前后微调位置,接着他干脆利落拍下按钮。夹子落下,对着玩具小鸟躯干爪子一收。
没拿起来。
路德维希:“这就是你的英姿吗?”
“……”
基尔伯特咬牙切齿从口袋里摸出第二个游戏币,“是失误啦失误!威斯特你明白了吧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掉以轻心。”
“是大哥太骄傲了吧。”
“听不到啦听不到!”
一号选手基尔伯特士气不灭,依旧自信地摇杆瞄准按键。很好,这次他把握住了小鸟的重心,成功夹了起来。在回升到顶端时,机械夹子轻轻一抖。
娃娃掉在了框外。
基尔伯特沉默着开始第三次和第四次尝试。
路德维希沉默着观看兄长接连四次的“失误”。
“啊,威斯特……看来,属于本大爷的时代过去了。”
“不要突然说出这种话来。”
基尔伯特表情沉痛,像个被迫退位的君王。他单手拿过弟弟手上的购物袋和被偷喝了一口的可乐,从兜里拿出最后一个游戏币,郑重其事地交到路德维希一直往回缩的手上:“所以,称霸各路游戏机这种事就交给你了。”
“我没有玩过啊!”
“年轻人总要在历练中成长。夹娃娃机都征服不了怎么征服老虎机,去吧威斯特。本大爷等你凯旋。”
“我不需要学会征服这种东西!”
几番争执下路德维希最终被推到那台机器前,挂着满脸的无奈,生疏地抓住游戏柄,试探性左右滑动一下。“就是想要那个小鸟对吧?”
“是啦!威斯特别啰嗦了有时间限制的!”
路德维希摇了手杆到那只圆得像个球的玩偶上方,歪头看了下方位。怎么想都不是能随随便便夹起来的形状啊,反正次数用完了哥哥就可以安心回家了吧?实在不行看看能不能带他去吃甜点制服他。路德维希按下按键,甚至懒得管金属夹子落下。他回头看见基尔伯特大口吸着可乐,紫红色眼睛里映着彩灯的光,全神贯注地盯着那台机器。
这个样子的哥哥居然有一点……可爱?路德维希咂了咂嘴。
金属夹子不太温柔地抓住了小鸟的头,整个拎了起来。
在碰到顶端的震动中玩偶稍稍下滑,但没有掉下去。
接着,它移动到初始位置,松开。
在奖品落入出口时,路德维希听到耳边炸开的尖叫。“唔哦哦哦哦哦威斯特果然是本大爷最棒的弟弟!!!!”
基尔伯特一把抱住路德维希,“超厉害啊!”
路德维希并没有兄长那般激动,如释重负般叹了口气拿走基尔伯特手上的东西,好让他有空去领他的奖品。“运气好而已。可以回家了吧?”
“别谦虚啦你是不是背着本大爷偷偷玩过啊!”
“我没有。”
基尔伯特从出货口捧出那只金黄色的小鸟,高兴地举过鼻尖,趁着路德维希没法阻拦,用它的喙戳在弟弟的脸上。
“本大爷最喜欢威斯特——!这是奖励给最棒的弟弟的亲亲!”
“别闹,回家了。”路德维希别过头,径直按来时的路走回去。基尔伯特重新露出他自信的笑容,抱着他的小鸟跟上。
夕阳已经落下,斑斓星光渐渐显露在天际。
“那么高兴,你还是小孩子吗?”
“威斯特明明也很高兴,脸都红了。”
“才不是因为这个!”
“明明就是嘛kesesesesese!”

评论 ( 10 )
热度 ( 75 )

© 罪名的骄傲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