个人不负责任的臆想和脑洞堆积。
现在在长弧中。
本lof未被批准用于儿童患者。

💍

-异色芋兄弟。
-私设异色独均特·æ–½å°”策,异色普尼可拉斯·æ¢…茨格。
-非国设。年龄操作有,若普和子独。
-梗源dreaming of you.

如果要说实话,尼可拉斯一点也不愿意带孩子。不管是以后自己养一个,还是自己的弟弟。
如果孩子是懂事乖巧有礼貌的类型,尼可拉斯还可以勉强。还算听话但是热衷恶作剧不敬爱兄长张牙舞爪的小混蛋就算了吧。
人生没有那么多如果。妈的。尼可拉斯跟在某个小混蛋后面迈步跟着人流下了地铁,一只手插进裤兜里握住手机——本来那是用来牵住混蛋弟弟的,但是那个家伙声称“我还是小孩子吗请你他妈放手”。这让他很不安,就是那种你没打疫苗的狗没拉住绳子的烦躁和担忧。
“施茨你他妈别乱跑!”尽职尽责的兄长眼疾手快拉住了弟弟的衣服后领,不管会不会把他勒死,径直单手给他拎起来扔到自己旁边——我是说,放到。
施尔策理好自己的领子,在兄长看不见的地方做了个鬼脸,用一本正经的腔调解释:“那边有自动贩卖机。我想喝汽水。你说过我听话你就给我买。”
伪听力障碍人士拔下了自己的耳机,一边停掉手机播放的音乐一边发问:“什么,本大爷听不清。”
“我今天听话就给我买汽水。你说过的。”
“你听话吗?”尼可拉斯俯视着自己家的熊孩子,摸着良心发出这个疑问。是你自己过了马路没告诉正在玩手机的本大爷已经绿灯了,还是一路上都不说直到上地铁了到处都是人突然给本大爷来一句“哥你裤子穿反了”?
施尔策一脸严肃的点头,接着压低声音:“不然我告诉母亲你正在攒钱买PSP.”
“你去死吧。”尼可拉斯愤而一拍脑门,心不甘情不愿扯着弟弟后领走向自动贩卖机。

犹记得七年前,父母与工作人员低声交谈着听不懂但仿佛很重要的话,空气中是食物和牛乳的甜腥味道。十岁的尼可拉斯很有耐心地咬着葡萄味棒棒糖,蘸水的紫色糖果颜色澄澈,味道有点酸但还很甜。被认养的那个孩子拉着他的衣袖,亮晶晶的眼睛盯着尼可拉斯看了很久。
最后尼可拉斯悄悄把一根蓝莓味的塞到他口袋里,那是没让父母知道的存货。
见鬼,那个问“是不是我吃了你的糖就要和你回家”和这个“如果不给我买汽水老子就回家向老妈告发你”的混蛋不是一个人吧?
尼可拉斯痛心疾首地从自动售货机取出橘子味的碳酸饮料丢给弟弟,心里嘟囔着明知我在攒钱就不要勒索本大爷好不好。
“啊——”小家伙拧开套在易拉罐顶端的塑料盖,取下卡在中间的一枚环状物,失望地叫了一声。
尼可拉斯瞥了眼,银色,缀着颗闪亮的水钻,像模像样。他想起来了,是最近广告里那种附带小玩具的商品,刚才路过的地铁站投屏里还有滚动播放。
“不是手枪——老子要女孩子的玩意有什么用呢?”
为了防止熊孩子萌生再买一瓶的想法,尼可拉斯迅速左手按在弟弟毛茸茸的脑袋上,义正言辞道:“这个不是女孩子才能用的。”
小家伙眼睛斜视着他,对被突然摸头已经习以为常,并且在心中默念老子迟早会比他高的。“是吗?”
“当然。这个,在男人结婚的时候就会用的上。父亲也有一个。”
“结婚的时候为什么要用这个?”小家伙一脸好奇。
尼可拉斯想来想去自己也没参加过什么婚礼,只好临时瞎扯:“这个是爱情的见证!因为父亲和母亲彼此相爱,所以他们用交换戒指来证明。”
施尔策沉吟片刻:“那么昂纳先生和昂纳太太没有戒指了。他们不爱彼此。”
尼可拉斯想起隔三差五打架斗殴的邻居一时语塞。“小孩子别他妈胡说八道。”
“难道不是吗?”
“不,不是这样。有一些人他们虽然相处得不好,有时候会吵架和打架,但他们仍然爱着对方。这样的人一样可以结婚。”
“噢。”
小家伙拉开了拉环,开始享用他的饮料,看来注意力已经转移走了。尼可拉斯舒了口气,从兜里摸出耳机,却突然被施尔策抓住了手。
他踮起脚尖,把那个小小的银色戒指塞进兄长手心里。
“虽然我们也会打架和吵架,但是我喜欢你。我会和尼克结婚的。”施尔策无比真诚地抬头望着尼可拉斯。“所以,你是不是要和我交换戒指?”
见鬼。尼可拉斯舔了舔唇,盯着一脸认真地小家伙,手中的爱情见证拿也不是放也不是。
拒绝的话我就是魔鬼。尼可拉斯叹气,“行了本大爷再去买一瓶就是了,别他妈这么看着我。”
“不、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“哈?”
“老子真的可以和你结婚。”
“闭嘴啊!!!”

评论 ( 6 )
热度 ( 40 )

© ç½ªåçš„骄傲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